南疆山魂

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李通斌编辑:茶光中
2016-03-28 15:55

31年前,南疆边境硝烟弥漫。31年后,一场战斗再次打响。昔日战火纷飞的老山、者阴山、八里河东山等大山,今日又成了排雷主战场,扫雷部队官兵齐聚南疆边陲,余下的硝烟将由他们来终结。

去年11月,笔者在去边城重镇马关参加扫雷誓师大会之前,又一次来到中越边境,追寻昔日狼烟,祭拜烈士英灵。

狮子山是30多年前作战的主阵地之一。沿山而上,岩壁上苍劲有力的大字格外显眼:“国威军威看南疆。”这是当年胡耀邦同志题的词。

“回到狮子山就像回到家一样!” 随我们一起上山的扫雷指挥部司务长刘忠玖说。虽然哨所官兵吃水要轮流到山下去背,背一趟水需半天时间,但在狮子山哨所坚守了9个年头的刘忠玖,已深深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沿山而上的270多级台阶,尽头连接着昔日构筑的坑道、战壕,仿佛诉说着当年战斗的惨烈。出了坑道,便是狮子山顶峰,高高的哨塔耸立在山顶上,犹如一个高大挺拔的哨兵,痴情地守护着祖国疆界。

狮子山是有名的“雷山”,山上经常打雷,哨所的电器屡次被雷击坏,有一次一只军犬不幸被雷电击死,让哨所的战士伤心了好一阵子。“狮子山不仅天上有雷患,地下的‘雷患’更是让人不敢逾越!”顺着扫雷三队队长蒋俊峰的手指望去,坑道外面立着一块块雷区标示牌,牌子上的骷髅仿佛在咧嘴挑衅。不过,扫雷部队官兵们信心满满,誓在两年内将雷患终结。

重回南疆故土,山水是那么熟悉,草木是那么亲切,乡亲是那么朴实,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,向老山主峰驶去。曾经弹痕累累的公路两旁已被茂盛的亚热带植被覆盖,要不是立在路边那一块块印着骷髅的雷区警示牌,谁会想到这里曾经是炮火连天的战场呢?

从“战斗英雄”张大权高大的雕像背后走上老山主峰哨所,一共有223 级台阶,这是为纪念牺牲在收复老山战斗中的223 名官兵。拾级而上,我们再次登上了海拔1422.2 米的老山主峰。

在老山主峰,一座石雕正面刻着由开国上将张爱萍题写的“老山精神万岁”6 个大字。苍劲有力的大字,抒写了一代代戍边人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大无畏精神。在石雕一侧镌刻着“艰苦奋斗,无私奉献”8 个大字,这是老山精神的主旨,它仿佛在提醒每一个到访老山的人,无论战争还是和平,都要把“老山精神”融入血脉。

时隔几十年,“自是相思抽不尽”。一路上来,处处是坑道、猫耳洞、战壕,当年参加老山作战的一幕幕战斗场景又浮现眼前。钻进猫耳洞,戴上满是泥土和锈迹的钢盔,拿起手摇电话,犹如昔日重来。在柴油烟味和斑斑锈迹中,再次回想起当年战斗的惨烈。战友们就是在这些黑暗、潮湿、窄小的猫耳洞里,承受着弥漫在空气里的血腥、汗臭、霉气、硝烟和虫叮蛇咬,以及孤独、寂寞的生死考验……来到626高地,我不由得想起了1984年自己参加老山作战的往事。那年8月,上级通知我回内地考试。考完试回到前线,看到自己原来在该高地住的猫耳洞已成一片废墟,忙问咋回事。在阵地指导战地政治工作的师政治部科长杨统时笑道:“通斌,你命真好,就在你返回内地考试的那晚,你住的猫耳洞这一带被敌袭击,不仅猫耳洞被炸,而且猫耳洞上方那片山坡也被炸塌,覆盖了你住的猫耳洞。”

31年弹指一挥间,无声的岁月早已磨平了战争的创伤,但边境的山山水水依然诉说着那血与火的记忆。路上,正好碰到上老山拉练的边防某团新兵。他们身背背包,吼着战歌,向老山主峰走去。带队的干部告知,每年新兵下连之前,必须先上老山,接受“老山精神”教育。看到这些可爱的新战友,我多想也加入那绿色的行列,回到激情满怀的青春岁月。

从者阴山返回麻栗坡县城那天,我们前往麻栗坡烈士陵园。在我的同乡战友、“战斗英雄”周忠烈和带过的战士、一等功臣刘东沛等烈士墓碑前,我们每人点燃3支烟,三鞠躬后轻轻地把烟插在了碑前的祭坛里。此时,无语凝咽……

岁月无声匆匆过,历史犹记血与火。南疆边陲,因无数英雄鲜血的浸染、无数英烈忠魂的熔铸,早已融入了大地化作了山脉,横亘在南疆,守卫着祖国。作为昔日的战场,老山、者阴山等大山,曾闻名全国,响彻神州。如今雷患像一把高悬的利剑,给边疆的开发开放带来了阻碍,给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困难。 “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,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……” 这是昔日勇士生命的告白。今天,我们的扫雷官兵将再次扫平雷患,用行动唱响“共和国的土壤里,有我们付出的爱”。

轻触,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