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血

来源:军报记者-西部战区作者:黎远华编辑:李胜子
2016-04-19 16:16

深夜,李伟被一阵剧烈的闷痛击中,太阳穴像被针刺一般。钻心的疼痛让他睡意全无,乌黑青紫的脸扭曲变形,两条浮肿的腿不停地颤抖……

想到天亮就可以放血,李伟觉得疼痛似乎轻了些。他挣扎着起身,倒水咽下几粒红景天和芬必得,又取出一块冰敷在脚上……脑子昏昏沉沉的,李伟不禁想起当新兵时出公差的那次经历。

新兵刚下连那会儿,李伟和其他人一样怀着满腔热血,主动申请去海拔最高的边防哨所。为照顾新战士,团里安排他们先到海拔较低的营部进行适应性训练。

那天,几名从哨所下来的战士架着一个老兵到了卫生所。因为人手不够,李伟被叫去帮忙。

治疗室里,李伟仔细端详着那个看上去有40多岁的老兵——稀疏的头发、黝黑的皮肤、乌紫干裂的嘴唇……后来才知,老兵其实不老,刚27岁,也没受伤,是来放血的。再后来,李伟明白了,西藏高寒缺氧的环境不仅不放过每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,还会毫不留情地给它们打上属于高原的烙印。

军医马忠准备放血了,当他拿起三菱针时,手微微抖了下。每次放血对病人是一种解脱,可对他却是煎熬。他一直以维护官兵身心健康为己任,积极探索根治高原慢性病的方法,却只能通过放血、药物来帮助官兵缓解症状。

对准穴位,又快又准地扎进去,一针又一针,扎了10多针都没放出血,马军医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。李伟瞪着眼,直勾勾盯着他,仿佛针扎在自己身上,全身起鸡皮疙瘩。还没等大家回过神,马忠吼道:“别愣着,快帮忙……”李伟连忙上前压住老兵的大腿,无意碰到老兵粗糙得像干树皮一样的手,发现上面的指甲严重凹陷……顿时,一股酸涩直冲李伟眼鼻。

李伟照要求用力重复着推压动作,马忠捏着刀片对着肿胀部位一划,再用大号注射器在老兵创口处吸。老兵创口的肉被吸进吸管,乌黑的血像“果冻”一样被慢慢吸进注射器,李伟看得差点吐了。

“常年在高原,人体通过增加机体血红细胞来适应高寒缺氧的环境,但适应的同时,器官也会不同程度损伤、畸变,放血可适当减轻疼痛和不适。”听着这番解释,李伟不禁想起当初追问马军医的话——怎样才能更快适应高原,成为真正的高原军人?眼前这一幕,给了他一个无可奈何的答案。

想到这儿,李伟脸上露出一丝苦笑。时间过得真快,眨眼间他在西藏当兵21年了,在海拔5000多米的边防待了12年,从新兵到班长,从战士提干当排长、哨长,他对这里有太多太多浓厚的情感。团里曾多次安排他到低海拔单位任职,他却主动放弃,不是他不想只是他太留恋这里。

八年前,李伟被调到位于日喀则市区的团机关工作,人虽离开了边防,心却留在了那里。跟人聊天时,李伟总不自觉地说起老单位的两排高原红柳又长高了,最高的有2.2米……说着这些,他的脸上总挂着幸福的笑容。

李伟刚当兵那会儿,驻地寸草不生,就是小说中写的那种不毛之地。但自有军人驻扎,荒山就迎来了绿色。官兵们播下种子、施肥、浇灌,像待孩子般精心呵护着小树苗,却一次次眼睁睁看着树苗枯死。

“总有一天,我们会让荒原迎来春色……”李伟当兵后的第三年,部队温室种活了萝卜,他种的那棵最大;又过了两年,高原红柳移栽成功……阳光下郁郁葱葱的绿,亮了李伟的眼睛,也亮了他的心。

思绪,被刺眼的阳光拉回现实。

李伟镇静地将手臂放桌上,看医生稳稳捏着银刀抵住穴位,右手中指在手臂上轻轻一弹,随着护士拍打手臂的“啪、啪”声,血被慢慢放了出来,流到玻璃器皿里,发出“滴滴答答”的声响……李伟还记得,自己第一次放血是在10多年前。

那时,李伟在海拔5300米的查果拉当班长。虽然一直忍受着高原慢性病折磨,但每次巡逻都到点到位。巡逻的山口被官兵称为“生命禁区中的禁区”,海拔5000多米,空气稀薄、风大雪厚、冰川密布,险象环生,巡逻需翻冰障、避雪崩、睡雪洞。

那次,巡逻按计划走3天,1天乘车、2天徒步。当巡逻车距折返点还有一座山的距离时,空气越来越稀薄,坐在最后一排的李伟老毛病又犯了。他从挎包中掏出早已备好的红景天和止痛药塞进嘴里。他明显感到这次比以前严重,他心想等巡逻结束后立马找医生放血……

到达折返点后,巡逻队组织挖雪洞。积雪很硬,每挖一次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。李伟挖了两下,不禁脸色发白、气喘吁吁。哨长夺去他手中的十字镐说:“瞧你那脸色,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,你休息下,我们来……”

李伟没吭声,闷着头加快抡镐的速度。“这么高哪能没点反应,你们还不一样脸色乌紫。”想到接下来两天全是徒步巡逻,哨长怕他吃不消,坚持要他回哨所。

但李伟没答应,缠着哨长说自己身体能行,保证完成巡逻任务!就这样一直磨到晚上,哨长勉强同意了。

听说放血可以减轻症状,晚上李伟便偷偷找军医解力商量放血的事儿。为保密,他和解力深夜蹑手蹑脚摸到雪洞最里面的储物间放血。第一次放血,他既害怕又紧张。军医娴熟迅速的动作让他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。快速用针,暗黑色的血汩汩流出来。李伟一边用手捂着嘴巴,一边盯着战友休息的雪洞,两人大气不敢出,生怕惊扰了他们。

之前,李伟常听战友讲放血,自己也亲眼看过——银刀、银针、注射器等工具轮番上阵,蛮力巧劲都使上,整个放血就是一种折磨……可这次放血,李伟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。

每次休假回家,亲戚朋友都劝李伟转业,说在“生命禁区”守边固防,工作辛苦不说,把身体拖垮了不划算。李伟只是笑,说虽然透支着个人的生命,但能换来祖国的安宁,觉得值!他还神秘地说,咱边防不是还有放血排毒的养生绝招嘛!

轻触,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