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为我缝鞋垫

来源:军报记者-西部战区作者:丁文鹏编辑:李胜子
2016-04-19 16:17

我的抽屉里一直珍藏着一双鞋垫,那是母亲一针一线亲手给我缝的。

大学毕业后,我作为国防生直接进入军校学习半年,然后到部队报到,当兵锻炼。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对于我这个大学生新兵来说,非常的苦,每日的攀、爬、跳、投,脚很快磨破了皮,这些小伤还能坚持,最痛苦的是长冻疮。我是一月初到部队的,正赶上一年最冷的时候,没几天,脚上就起了好几个冻疮。一到晚上睡觉时,脚就痒得难受,经常大半夜的睡不着觉。母亲知道后很心疼,不断打电话安慰我,鼓励我,让我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。

经过近一年的锻炼,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排长。年终军事考核成绩优秀,年底所带新兵考核成绩第一。得知我取得的优异成绩时,母亲很高兴,在电话那头不断地夸奖我,让我的工作干劲更足了。

2011年的9月,是我参军两年后的第一次休假。进门已是晚上1点多了,母亲还没休息,她接过我身上的背包,嘴里念叨着:“你先去洗个澡,我去热饭。”说着,径直往厨房去了。看着母亲忙里忙外的身影,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酸楚。第二天,曾阿姨来我家串门告诉我:“文鹏啊,这两年你妈不容易,想起你都要流泪的。”闻言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30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了,转眼就到了归队日子。那天下午,母亲早早做好了饭。按惯例,一般都是父亲送我去车站的,可母亲坚持要送我。

我们家在一个偏远小镇,距县城有十几里的路程,赶火车要先坐汽车进城。临行时,母亲随身带了一个包,然后我们一起出发。舅舅的百货店离火车站不远,每次赶火车,我都是在舅舅那里等车。

到了舅舅的店里,离火车开车还有四个多小时,和舅舅寒暄了几句后,母亲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双鞋垫。鞋垫是红色的,上面有一些可爱的花纹,一只已经缝完了,另一只还有一小半没缝,然后见母亲从包里拿出针线,长满老茧的双手熟练地穿针引线,在鞋垫上缝了起来。我说:“妈,我有鞋垫的,不着急。”“不要紧,还有点时间,能缝多少算多少。”母亲头也不抬地说。

离发车约莫一个小时,我对母亲说:“妈,我要出发了。”母亲有点着急,问我还有多久,我说还有一个小时。母亲挽留道:“这里离车站不愿,再等一会,我马上就缝好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坐在母亲身边,静静端详着她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距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快,而她手头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有几次母亲手指好差点被针扎着。

看着母亲焦急的样子,孟郊的那句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不油在脑海涌现出来。我有些后悔刚才的催促,于是说:“妈,您慢点缝,我来得及。”

终于,在火车开车前20分钟,母亲把鞋垫缝好了。她长舒口气,满意地把鞋垫递给我:“回到部队努力工作,我和你爸在家一切都好。马上要到冬天了,要记得垫鞋垫。”

接过母亲手中的鞋垫,我才发现她眼角又多了几丝皱纹,顿时觉得这双鞋垫的分量有些重……

那年冬天,我的脚没有再长冻疮。

这几年来,我取得了很多成绩,还评了先进。母亲给我缝的鞋垫,不仅温暖了我的脚,也温暖了我的心,它会一直陪着我,激励我不畏艰难,努力工作,再创佳绩。

轻触,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