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你攀爬海拔4000多米的绝壁哨所——拉则拉

来源:军报记者-西部战区作者:李国涛、李德成、记者 郭丰宽责任编辑:李胜子
2017-01-05 15:08

准备出发

海拔4000多米的拉则拉哨所,藏语译为山巅的哨所,因背靠悬崖,三面雪山,故而被称为绝壁哨所。

在拉则拉哨所有这么一句话“没有骡马汽车,没有平坦大道,有的只是担当使命,戍守边疆的决心。”

如果你没有真正的走上哨所、没有亲眼目睹和亲身体验,永远不会想到,这条路有多艰险。

在内地,攀爬距离3000米的陡坡也许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,可是在海拔4 000多米的地方,你知道攀爬同样距离的陡坡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?

1月3日上午11时,西藏军区边防某团八连的9名战士在营长彭继红和八连连长江白次仁的带领下,每人背着近30公斤重的给养物资,向伫立在山顶的拉则拉哨所进发。解放军报社网络部进藏参加新春走军营的记者曹璇跟在队伍后,一路见证。

说是路,其实只是战士们往返多趟后留下的足迹。在平均75度的陡坡上,奇形怪状的大石头、密密麻麻的杜鹃林、长满荆棘的灌木丛随处可见。

“哼—哼—哼!”没走出几百米远,出发时的有说有笑声渐渐被大口的喘气声代替,大家低着头,循着前方人的背影吃力前行。

连长江白次仁拉着战士的手前进

“哎呀!”突然,一声尖叫,人们驻足观看,只见下士胡昌衡上身后仰,左脚顺势前抬,就在身体失去重心的一刹那,身后的连长江白次仁一把扶住了他,“注意!慢点。”

“下雪啦!”不知道谁喊了一声。大家才注意到,本就日光稀薄、漫天萧索的天空,不知啥时飘起了零星的雪花。天地一片苍茫,远方原本清晰的雪山渐渐模糊。

“加把劲,前面就是‘牦牛坡’!” 听到彭营长的提醒,大家自觉加快脚步。在这条路上走了十多趟的上士骆斌讲, ‘牦牛坡’是最危险的路段,哨所成立之初,运送给养物资全靠雇用驻地群众的牦牛。可不久,三头牦牛在此坠下山崖,其它牦牛每到此地望而却步,最后战士们不得不自己背运。

营长彭继红带领大家开始爬牦牛坡

下士杨洋弯腰曲背拉着安全绳,只见他抬起左腿,一脚迈下,用力试着踩稳,两臂用力拉绳,迈出右腿。一步、两步……两腿就这样交替着一步步前进。突然,左脚一崴,失去平衡的身体顺势甩向左侧。他没料到,表面看上由碎石和尘土、落叶覆盖的路面,下面隐藏着多年不化的暗冰。

“快抓紧安全绳。”走在他身后的战友文云忙伸手去拉他,可还是误了一步,杨洋瞬间梭出一米多远,被一片杜鹃林挡住。好险,前方就是一段悬崖。文云事后说,他当时扶起杨洋看到地形后,顿时心生余悸。要是没有那丛杜鹃林,杨洋就可能梭下山崖。要是快一秒,就有可能抓住杨洋。在这里,人的生命有时很脆弱,一秒的误差,可能会造成终生悔恨。

记者被雪下的暗冰滑倒

记者想跟着文云跑过去,可仅跨出两步就一个踉跄,被横亘在路上的树枝绊倒,爬起看到杨洋无恙,忙拍拍手上的雪,拿起胸前挂的已沾满雪的照相机,用嘴使劲连续吹掉浮雪,粘在相机上的冰雪霎时化成滴滴水珠。记者忙从口袋里掏出手纸,用力擦了擦,白白的碎纸屑立马冻结在相机上,镜头一片模糊。

大家就这样拉着安全绳,小心翼翼的向前爬。一路上,只能听见不停的喘气声,谁也没有更多的精力欣赏沿途的风景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几年的军旅生涯对他们来说或许是沧海一粟,但在记者眼中,他们日复一日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这里,就是在创造最美的风景。在西藏数千公里的边防线上,正是有了他们,我们的兄弟姐妹、亲朋好友才能安心的享受舒心的日子。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——西藏边防军人。

两个多小时后,伫立在风雪中的拉则拉哨所清晰地呈现在面前。

中国军网记者曹璇与哨所官兵拥抱

页面加载中,请稍后…
0/0